首页 »

上海学生新年音乐会连续七年举行,“不加分”艺术团才是减负育人的

2019/9/11 19:41:52

上海学生新年音乐会连续七年举行,“不加分”艺术团才是减负育人的

这是大同中学高一学生程风汗最值得铭记的一次演出:在他的身边,是著名的二胡演奏家段皑皑——程风汗在很多次演出中见过她的身影,也曾期盼过能和大师同台演出。

 

今天(22日)晚,2016上海学生新年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此刻,程风汗和大师携手的梦想终于成真——二胡的委婉优美,大提琴的低音静默,一曲如歌如泣的《梁祝》,拨动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弦。

 

在上海,这已是第七年在代表城市最高艺术水平的舞台上举办由大中小学生演出的新年音乐会。来自上海学生交响乐团、上海学生合唱团、上海学生民乐团以及交响乐、合唱、民乐联盟的近1000名学生,用中外经典歌曲和洋溢年轻激情的高水平演出,传递着温暖、愉悦和青春力量,展示上海青少年学生艺术教育的成果。

 


去功利,改变“糟糕的”音乐教育

 

2010年,上海学生交响乐团成立,这些乐手从全市在读大中学生中择优选拔。选拔之初,学生交响乐团就立下了这样的规矩:“不加分”。

 

之后几年间,上海学生合唱团和上海学生民乐团先后成立,都秉承了这样的初衷——把舞台留给那些真正热爱古典音乐的孩子。

 

93岁的指挥大师曹鹏,今年又如约出现在了上海学生新年音乐会上。作为学生交响乐团创办之初的艺术总监,这位自称为“90后指挥家”的艺术家带领着“90后”的孩子们奉献了一次次的精彩演出。他说:“这里有真正热爱音乐的孩子”。

 

在学交成立之前,许多中学、大学都拥有自己的乐队,曹鹏也受不少学校邀请予以指导,但真正能让他眼前一亮的孩子,并不多。他曾经在不同场合直指不少学校“糟糕的”音乐教育:“很多孩子学习乐器是为了加分,进学校乐团排练是为了比赛,反复练习那么几首曲子,音乐素养完全没有提高,音准、乐感、想象力,什么都没有。” 

 

而“不加分”的学生交响乐团、合唱团和民乐团里,都是真正为了音乐着迷的孩子们。他们也因此得到了广阔的音乐舞台——在这个大舞台上,和程风汗一样,孩子们有机会得到最专业的指导,有机会在上海交响乐团的专业舞台上和音乐大家同台演出,同时作为上海学生的一张“艺术名片”走向世界,和国外热爱音乐的孩子一同感受音乐的魅力。

 


做普及,联盟做大演出“舞台”

 

去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上海歌剧院上演了5场特殊的演出:由来自于上海学生合唱团的小演员和上海歌剧院专业演员共同联袂演出的歌剧《原野》,得到了一致好评。

 

“给更多的孩子提供专业的表演机会,政府该做的是为他们的艺术实践搭建平台,创造机会。” 上海市教委体卫艺科处艺术专干蒋萍芳介绍,如今,上海国际艺术节、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和上海夏季音乐节这些艺术活动和节庆上,都会有专门为学生辟出的专场演出,为这些小乐手和小演员提供了艺术实践的机会。

 

但是,能登上这些专业舞台的孩子毕竟是少数,而在上海的学校里,还有更多热爱音乐的孩子——他们或许只是刚刚开始接触乐器,亦或是才练合唱不多久,但他们一样需要一个展现自己才能的舞台。

 

于是,在几个乐团之外,汇聚更多学生乐手和学生歌唱团体的联盟先后成立——学生合唱、交响乐、民族乐和去年新成立的舞蹈联盟汇聚了全市拥有艺术“一技之长”的大中小学和少年宫,带领这些“养在深闺处”的学校乐团和乐手走出校园,登上更宽阔、更专业的舞台。

 

每年,上海学生交响乐联盟在贺绿汀音乐厅、上海音乐厅和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等专业音乐厅举行三到四场特殊的专场音乐会,每场音乐会由两到四个联盟学校共同承担。“这些孩子可能刚刚开始接触乐器不久,演出也可能略显稚嫩,但走出学校、走上专业舞台,和同龄人交流学习,能让他们变得更自信,”作为上海学生交响乐联盟的执行主席单位,上海交大学生交响乐团的负责人汪雨申介绍,联盟的成立,也使得更多上海交响乐团的指挥和乐手们有机会走进大中小学的校园,手把手进行教授。

 

去年,最年轻的上海学生舞蹈联盟成立。这个联盟不同于其他联盟,由专业舞蹈团体参与引领,通过一个中心(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两个团(上海芭蕾舞团和上海歌舞团)、两所学校(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和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实现顶端支撑与指导;通过舞蹈联盟实现大中小学舞蹈教育一体化,由8所高校舞蹈团分别带动所有16个区的173家联盟单位中小学学生舞蹈团。 

 

今年3月,上海学生戏剧联盟也将成立,上海学生艺术联盟将实现全覆盖。

 


培育阳光,走进艺术课堂为孩子“减负”

 

2016年,20名艺术老师获得了前往国外进修的机会,这些从上海艺术老师业务大赛脱颖而出并层层选拔出来的一线老师,在德国学习了一个月艺术课程的教育理念和课程方法。这在上海艺术教育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让学校的艺术课程走到前台,是课堂教学的一次改革。去年,教育部开启推进学校美育综合改革的序幕,上海和其他6个省市成为了“排头兵”。

 

改变课堂教学,激活学生内部动力,把更多的孩子从培训机构中“解救”出来,让他们在未来的生活中拥有艺术兴趣和才能,这也是上海在减负增效进程中进行的大胆尝试。

 

去年贺绿汀音乐厅的学生交响乐联盟专场音乐会,上海中学的孩子们“包办”了整个上半场。这让汪雨申感到很意外:“上海中学的交响乐团,以前大多数都是国际部的少数孩子参与,因为相比之下,他们更看重素质教育。但是这几年来,国内部参与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他们愿意分出更多的时间来练习乐器,排练节目。”陈先生是上海中学交响乐团学生的家长,他和其他很多家长一样,开始担心排练节目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功课。但随着孩子对乐团日渐着迷,同时学习劲头也丝毫不放松,陈先生可以感觉到孩子身上的变化:“学业虽然繁忙,但他始终保持乐观向上。”

 

上海交通大学实验小学的舞蹈课是这样上的:在“翻转课堂”上,主教老师可以直面每一个孩子亲自教授,在负责伴奏的副教即兴发挥中,学生们翩翩起舞,不管是“小胖墩”还是“小豆芽”,都可以尽情张扬表现。

 

夏星是格致中学弦乐团的带团老师,在她带团期间,鲜有团员会因学业而退团;相反的,这些孩子都能在繁忙的学业中找到属于张扬自己个性的一片天地。她说:“练乐器的孩子普遍都品学兼优,在乐团中成长的历程,也让他们在进入大学之后更加自信。这些孩子中的很多如今都是外企里面的顶梁柱,都有拿得出手的一技之长。这些相比课外补课的知识,更可以让他们受用一生。”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